财新特稿丨风口浪尖上,李笑来谈ICO

摘要: 创业者应该深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资金的成本,投资者应该深知这种投资方式的风险

12-11 11:19 首页 金融混业观察

金融混业观察, 获得微信公号“双认证”(媒体认证及原创认证),关注请点击图上方小字金融混业观察参加VIP计划请见文尾


观察者言:数字加密货币及ICO领域举足轻重的李笑来说,他原本不打算讲话,因为容易被误读。但是财新找他,他还是选择谈。谈他发起的ICO区块链项目Press One,他投资的一家交易所平台云币网,他投资的虚拟代币品种EOS,以及他将如何按监管建议作好善后。还有大家最关心的——给投资者和创业者的一点中肯建议


 

财新记者 董兢/文

 

ICO(Initial Coin Offering)正在风口浪尖,浪尖上站着一个人,就是李笑来。

这位45岁的ICO圈投资人有多个身份,传说中的比特币首富,以“通往财富之路”而在“得到”成为收费订阅量最高(超过17万人)的专栏作家,前新东方学校英文作文名教。在近期的ICO造富效应引发的监管风暴中,李笑来备受关注。无论是他发起的ICO区块链项目Press One,他投资的一家交易所平台云币网,他投资的一个虚拟代币品种EOS,每一类都曾是ICO市场上举足轻重的存在,也在近期引发了一些争议。

ICO(Initial Coin Offering),原本是区块链应用开发公司通过发行虚拟代币融资的行为,投资人获得的是对标比特币、以太坊的代币。由于这些代币通过上市交易,价格飙升,吸引了诸多个人投资者,吸引了概念炒作者、吸引了传销公司,不断积聚的眼球与风险,最终引发了监管的关注。

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,明确ICO这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,明确要求相关各方叫停所有ICO新发项目,存量项目要逐步清退已发代币。

9月6日,李笑来接受财新独家专访,表示将一切将按监管部门建议做好善后。他也回应了前述诸多争议,其中涉及部分市场所争议的事实是否确切,他表示欢迎相关人士举证。以下内容为采访实录。

 

——关于PressOne

财新记者:Press One 6天融资超过5亿,这个项目是国内最大一笔ICO融资吗?未来怎么办?

李笑来:Press One融到的比特币、以太坊和EOS的数量,网上都有,大约价值5.2亿。在此之前,有个Tenx,有相当多的币都是从中国融的。此前国内的ICO项目,融资一两千万元,都是比较常见的额度。Press One发放代币的比例是50%,估值并不高,只有两倍溢价。但这对我来说不重要。

对Press One进行再多报道,没有太大意义了,这是一个要结束的项目。根据有关部门的建议,我们已经制定了比较详尽的清退计划,很快就会实施。

下一步,我大概用自己的钱去做Press One,可多可少。

 

财新记者:Press One立志做区块链技术应用下的内容分发平台。但“连白皮书也没有”的说法也不胫而走。如何回应?

李笑来:当初这本来是我的玩笑之举,结果成了一个毛病。我认为整个网站就是最好的说明书,毕竟有几千字的文字放在那里。我长期写作,我很在乎文字能否被小白看懂,所以我尽量用大白话把东西写清楚,而且开了一个线上语音说明会。

语音说明会不完全针对Press One,不是宣传,而是解释里面的细则,只不过我们把技术细节跳过去了。我深刻地知道,投资人其实不仅不看技术细节,看了也看不懂。我们的网站已经足够详细的披露了设计原理,并制作了多个语言版本,包括中文、韩文、英文。

Press One技术团队的实力非常强。当时我们并没有在整个网站上把所有技术人员都罗列出来。我在区块链里从事了7年投资工作,不夸张地说,像我一样认识那么多做区块链的人非常罕见。摆一大堆牛人,是一种很讨巧的宣传方式,但我不喜欢这种方式。

 

财新记者:已经有些ICO平台宣布将转战海外。Press One呢?

李笑来:一切区块链项目,从一开始就是全世界的,不可能是限于某一个地域。所以运营策略,都是直接面向世界的。

在投资者风险教育、提醒方面,Press One做得比较极端。我们有完整的风险提示。其次,我们告诉投资者代币一年后才可能产生收益,以便把短期投资者吓回去。ICO结束之后,我们还开放了一次退币机会,冲动投资的可以反悔。我们只能想尽办法,尽量合理地去做事。这是我们比其他ICO团队更进一步的事情。但现在要退了,说这些都没必要了。

我真的不太愿意说Press One的事情,一说心里一酸。本来是好事,然后遇到不可抗力。我谁也不怪,我真心认为监管是出自于好心。只能说我们遇到的时机不对。

 

——关于云币网

财新记者:云币网是中国ICO代币交易量最大的平台。而你是云币网两个股东之一,持有25%的股份,你发起或投资的项目、代币又在云币网交易,外界因此认为你跟云币网存在利害冲突?

李笑来:这是有历史原因的。我是云币网的一个股东,因为我最早资助这个项目。我也想退出,但是没人要。长期以来,云币网并不值钱,只是这段时间显得很值钱而已。

最开始云币网不是交易所,是一个开源交易所程序。后来,为了让人知道开源交易所程序不是个笑话,不是个玩具,才真正跑起来成为交易所。再后来,由于区块链发展得比较快,云币网不小心做大了。这个过程,我们其实也很头疼,它是一辆开起来就刹不住的车。

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事情,绝大多数人没有经历过把事情从无到有做起来的过程,不理解其中的酸甜苦辣。我觉得换他们是我的话,没有一时一刻是觉得舒服的,明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前途,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好。大家以为,有人投资,就可以随便花钱。错了。投资的人追求资金效率。相当长一段时间,我们都非常艰苦。直到现在,我们的团队也只有二三十人,非常朴素。云币网现在看起来火了,但也才火三四个月时间,前面有三年半时间是天天苦哈哈写代码,放上去没人用、没人看。

 

财新记者:云币网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?

李笑来:云币网只有一个盈利模式,就是收手续费。

去年之前,云币网的大量资产交易和国内其他交易所一样,没有手续费,只能自己烧钱,所以云币网曾经非常艰难。这(不收手续费)是个艰难的决定,毕竟当时云币网还在亏损,而我们要放着一大笔钱不赚。现在想想,觉得当年的决策是对的。

直到2017年,国内所有交易所都被要求收手续费,云币网才开始盈利。

我们长期坚持100%保证金制度,用户在这里存入的现金,我们一分钱都没有动过,从未拿出其中任何一分钱去做理财。虽然我们认为这没有风险,但认为不能做。我们也从来没有做过融资融币的服务,也没有做过加杠杆的服务。

假设有一天云币网要清算,我们大概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清算。

 

财新记者:业内的说法是,代币上线交易所,还要给交易所缴一大笔费用,几百万甚至上千万?

李笑来:这是行业里比较普遍的现象,不仅上线要给交易所交钱,找人站台也要交钱。但云币网从来没有为代币上线而收过费。我们是国内第一个上线以太坊的交易所,当时就有机会收上线费用。不收费是因为如果收了上线的费用,将来下架就不是我们说了算。

即便市场开价很高,我们也没有收过(代币上线费用)。从我们的角度出发,能给那么多上线费的反倒不好。真的好东西不需要这样,因为大家都想买。

 

财新记者:ICO代币上了交易所就能身价大涨吗?

李笑来:并非如此,上了交易所破发的代币也很多。“只要上了就一定涨”,这种说法一听就是不懂投资的人说的,是那些心急火燎想赚快钱的人说的。事实上,(ICO代币)有上万种,(但外界)就看那几种,便得出这个结论,很吓人。

 

财新记者:你认为今年以来ICO主要代币普遍大涨的原因是什么?是否存在庄家操纵?

李笑来:如果一个币在多家交易所存在,做庄的难度就会提高很多。像比特币,在全球几千个交易所里交易,7*24*365的交易中,得有多大资金量才能在全球做庄?做庄的思维一般来自于传统二级市场,因为在那里,几乎所有证券都在一个交易所交易,联动效应比较小。在区块链世界里,尝试着想做庄的人很多,但大环境让他很难成功,因为有多个交易所。

 我个人只接触极少数主流资产,我接触到的资产,都是很难做庄的,都是很多交易所都在交易的,盘子都很大。

国内有没有做庄、炒币、割了韭菜的呢?也许、应该有吧,但我们不知道确切证据。说实话,我没见过谁做庄成功的。短期可能成功,但过一段时间可能就爆仓,或者被别人套住了。

投资者应该学会识别那些可能会做庄的币。这种币有两种特征:第一,市值不大,容易被操纵;第二,只在一个交易所交易。因此,盘子太小,不要参与;只在少量交易所交易的币,不要参与。除非你自己很懂,认为盘子小正好是机会。虽然只在一个交易所交易,但我就看好它,买了之后赚到,这是你的本事。但要想避开被人家做庄,刚才那两条,很管用。

 

——关于EOS

财新记者:你跟EOS是什么关系?

李笑来:EOS跟我没直接关系。我是EOS的一名投资人,5%的小股东。

公司叫Block One,公司CTO叫Dan Larimer。2013年我投资了他的第一个创业公司,失败了。回头他搞了第二个,又黄了。当他跟人合伙办了第三家公司,技术入股49%时,他提出把我在他原来那家公司里8%的股份,平移至这家公司。于是,我接受了他在这家公司里接近4%股份的捐赠。

后来,他可能跟联合创始人混得不开心,两人都说不要公司的股份。可这些股份给谁呢?他们出了个公告,告知所有股东,随后我们出资买下部分股份。所以那家公司里,我们大概有7%的股份。

再后来,他就搞了这个EOS,我就投了,我是他的股东。

这是一个正确、简单的合作关系。所以说EOS是李笑来的币,这话到哪里都说不通。事实很简单,我作为个人,基于历史渊源,成为Block One 的天使投资人之一,是Block One的小股东。我持有的EOS的币,也是EOS团队持有的币,锁定期很长,2-10年不等。所以EOS不是李笑来币。

 

财新记者:有人说你曾给EOS站台、代言?

李笑来:我从来不给任何项目代言,你在市面上看到的所有李笑来代言的项目,肯定都是骗子。我作为EOS的投资人被他们列在网站上,这没有任何疑义。过往这么长时间,我没有在任何一个公开渠道说EOS的好,提都没有提到。只是前两天实在没办法了,我在微博上发了一条EOS的开发进度。人家是正儿八经做事的,不是空气项目。说什么“李笑来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”,我就很愁。那个是市场定价,不是我定价,况且EOS在全球范围内十几家交易所上线。

2013年,大家特别希望我推广比特币,我是拒绝的。你可以翻我的微博、博客记录。我从来没有单纯地鼓吹过比特币。理由很简单,他要是好,他就会好起来,他要是不好,说也没有用。

 

财新记者:最近这种说法网上很流行:说你把EOS价格拉到12块之后卖掉,再趁EOS价格跌到6块时买入,成交了1亿个EOS币,净赚6亿元?

李笑来:你觉得这个可能做到吗?当你在一个价格点卖出,你是赌它能够跌下来,所以你把它买回来。但实际上,在那个价格点,可能涨也可能跌,这是random walk(随即运动),二者概率一样。我不做这种赌博,这是第一点。

第二,大多数人没在二级市场上做过交易,所以他们只看价格。你应该看,在那个价格点的交易量有多大。比如说在12块钱位置的那一小时里,甚至那一天当中,交易量只有3万多,乘以12元的价格,等于36万,哪来的6个亿?如果你再想买,那就涨价啊,因为量上就那么一点。你不停地买,它就不停地涨。

绝大多数人不懂二级市场,只看价格,不看交易量。咣当一手卖出去,咣当一手收回来,咣当赚6个亿,谁不想啊。但你去看了就知道,拿当月均价看,就知道,没有那么大的量。

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,也是对投资者很好的教育,你不能整天看着这个价就想,我在这儿买了,在这儿卖了,赚了多少钱。事实上,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。你在这儿买了,是价格很低,但最多只有10个。你在这儿卖,是价格很高,但最多只有100个。你的利润就锁定在10到100个之间的利润。

第三点,这个区块链资产一直放在那儿,我的币有没有被卖出过,是看得到的。过去那么长时间,它就没动过。硬说我在市场上卖了、买了,买了、卖了,过去我觉得没必要反驳。懂的人自然懂,不懂的人你说了他也不信。

 

——关于ICO与监管

财新记者:ICO的融资模式到底有多创新,风险又有多大?

李笑来:按照传统的融资模式,企业需要经过审核,确认其有利润历史记录、有确定的商业模式,才有投资者去投。ICO的情况比较特殊,相当于说一个创业公司,满足最少必要条件之时,就能在全世界范围内融资。包括以太坊在内,基本上是创意一出现,就开始接受捐赠。最终真的做出一个东西,被公众所接受,才会有定价。

当然,这样的项目在历史上凤毛麟角。全球4000多个交易所,总计交易上万种虚拟资产,但其中真正有价值的,或者说被市场认可的,只占千分之一。这跟传统世界一样,一个主意从落地、到做好、再到做大、长期持续做大,是条非常艰难的路。

从这一点看,一切ICO的参与者,都应该意识到投资风险是巨大的。当然,在这个新兴世界里,绝大多数投资人并不是合格投资者,更多的是关心10倍、50倍、100倍的传闻,完全不关心摆在你面前的数字。全球上万种交易的ICO虚拟资产里,不是说99%,而是99.9%,其实都很困难。

 

财新记者:你怎么看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前景?

李笑来:区块链可运用于其他很多场景,比如慈善、扶贫、身份管理系统、工商管理注册。对于任何社会,这都有巨大的前景。目前人们都太关注比特币、以太坊的价格,注意力全被钱吸引走了。大量真正有意义的区块链应用还没有被开发出来,没有得到重视。

可以想象,如果我们的身份识别系统被去中心化了,那么政府的财政负担很可能会减少,而且极为方便,我们也不会因为没带身份证就坐不了飞机。

再比如说,非隐私应用数据被去中心化了。举个例子,你眼镜多少度、左边瞳孔多少,能被区块链存储在云上,且只能被区块链私钥打开。在未来世界,如果你出差没带眼镜,你只要随便进一家眼镜店,用私钥把数据调取出来,就能新配一副眼镜。

我个人认为,在未来的世界里,区块链资产本身,作为定价物资的属性,其重要性会逐步下降。而区块链在其他事情上的应用,会越来越多,只不过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。

 

财新记者:天使投资人、风投这些传统的融资方式,为何不能满足区块链开发早期的融资需求?

李笑来:天使投资人、风投会对区块链投资感兴趣,但它们现有的合伙人机制和法律规定,让他们在进这样的领域时充满障碍。比如未来收益是代币,但他们的财务不认为这个是钱;其次是法律风险。现在有大量的好区块链项目,传统风投机构或者没兴趣,或者没办法投进去,这种现象确实存在。

从我的项目来说,不是说没有人想投,是我不愿意接受这类钱,因为里面有扯不完的皮。我跟很多人的投资理念都不太一样,所以不一定能达成一致。

 

财新记者:ICO有无可能仅限制在合格投资人的圈子里,不提供二级转让市场?这会对这个行业发展产生什么影响?

李笑来:有待探讨,这可能是一个方向,但有难度。传统金融世界告诉我们,识别合格投资人要多难有多难,但即便这样,我们还是要做。这不是我们一个国家的规定。这么说来,关于ICO的监管,我支持这个。可以考虑采用从业者自律,让投资人满足一定的条件。

但如何定义合格投资人,这是个纯技术问题,不是我能建议的。也许可以比传统世界宽松一点,但宽松多少,我也不知道。资产规模超过300万或者150万,可能是适用的。ICO世界的投资人其实比传统金融世界小很多,所以一半就可以了。

 

财新记者:作为这个市场举足轻重的参与者,你对现状怎么看,有什么建议?

李笑来:最近大家可能都比较悲观,认为一切都结束了。我原本不太敢说话了,因为我的每一句话都可能被误读。但财新找我,我就谈下基本看法。

首先,我认为监管是善举,而且是不得已的善举。我个人没有什么悲观的,我跟外界的解读非常不一样。

一旦涉及到金融,风险就天然存在,并且会被放大,所以监管肯定是对的。但关于对监管的建议,我不是谦虚,而是我真的认为,这是个太复杂的系统工程,乃至于很难拿出万全之策,至少我是真的不知道。

研究这个机制,我自己拿不出一个对大多数人都有益的建议。我曾经发微博说,监管一定是必要的,但很可能教育是更重要的。

投资者需要良好的投资教育,需要良好的独立思考能力。绝大多数人缺乏良好的正规投资教育,乃至于当我们面临一个面向全球的东西时,并不知道这个风险放大了很多倍。

对创业者而言,其实拿投资者的每一分钱都应该倍感压力。你认为自己多有前途,将来就要还投资者多少倍回报。从市场上这样融资,ICO是最贵的,因为一旦做起来,还回去的是几十倍、甚至几百倍;反过来,一旦项目没做起来,就很惨了,这跟外界想象的不一样 —— 这不是复合年化回报率 8% 那么简单。

以Press One为例,我们给(投资人)50%的代币,好像是融了钱,但估值并不高,倍数只有2。当然,如果我100%都给出去,我们自己就没有动力干活了。倍数之所以这么低,是因为我们知道在市场上通过这种方式拿钱是最贵的。高利贷都比这个便宜很多,只是我们没有地方借到这么多高利贷。

创业者应该深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资金的成本,投资者应该深知这种投资方式的风险。

这是我能给出的对双方唯一中肯的建议。

 


责任编辑:凌华薇


特别提示

公号繁似牛毛针,何不就此择精准?请即日加入本公号的VIP组。可直接向“金融混业观察”后台回复:真实姓名+微信号+单位+职务+联系方式(邮箱/手机等,绝对保密)

加入VIP组计划后,您可以专享以下服务:

1、不定期收到VIP组专享特殊文章推荐,专题回复

2、VIP组成员可优先参加“金融混业观察”粉丝线下活动,与行业大佬面对面

3、优先享受财新的内容推广计划

未来还有更多惊喜~ 赶快加入VIP组吧!


金融混业大潮势不可挡,各类金融创新层出不穷,金融混业观察(caixinfinance)秉承新闻专业主义精神,提供客观及时的金融行业报道精粹,分享深度专业的评论点睛。欢迎建议、意见、合作、投稿至jinrongwexin@caixin.com


特别声明:

"金融混业观察"由财新传媒出品。"金融混业观察"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;转载请联系yongwang@caixin.com



财新网App5.0版本已全新上线!扫描二维码(可长按或保存到相册进行识别)下载。




首页 - 金融混业观察 的更多文章: